香張開眼睛,獠不在床上。

香伸手撫摸獠的位置,想到昨晚,不自覺得微笑。

又想到被獠撕破的旗袍,趕緊坐了起來,想要檢查一下損害程度。

自從跟獠同床後,因為獠習慣裸睡所以就算香上床時有穿睡衣,也總是會被他脫掉。

而現在唯一一件衣服是破的,內褲也破了,行李又不在這間房。

香抓起床單披在身上,找到獠的行李箱,從裏面翻出一件襯衫。

"就先將就穿著,總比披著床單好吧!"香想。

香拿起旗袍查看,胸前的開口變成一大片往下垂的布。

「唉~無法補救.....」香心疼又飛走的錢。

香四處尋找散落四處的配件及假髮,獠昨晚每脫一樣就丟一樣,香邊找邊抱怨著。

「差不多了吧...」香在心裏列了一張清單,一一核對。

「獠的眼罩呢?」香四處張望,發現眼罩在茶几下面。

「這茶几比我房裏的大多了!」香跪下來手伸到茶几下撈。

這時門被打開來,香嚇了一跳來不及起身,獠一進來就看香雪白的屁股正對著自己,不禁莞爾,迅速將門關上。

「獠!」香趕緊跳起來,手裏拿著眼罩,臉上佈滿紅暈。

獠放下手上的行李袋,興味十足的看著香。

「看來你不太需要你的衣服了,穿這樣比較合我的胃口!」

「還有,剛剛那個動作也不錯,可以來研究那個動作還可以做哪些其他的事!」獠瞹眛的說。

「還不都是你把東西亂丟的關係!」香揮揮手上的眼罩。

獠走過去用力抓住香的屁股,壓向自己又蠢動的跨間,香環住獠的肩膀,眼裏閃動著光芒。

獠盯著香容光煥發的臉龐,看的入迷。

「獠~?」

獠回過神,用力抱緊香,聞著頭髮傳來洗髮精的香味,某種感覺在心裏快滿溢出來。

「我幫你把行李拿過來了,換好衣服,去看看媛子跟井上的情況!」獠放開香對她說。

「嗯!」香想到媛子昨晚對井上的態度,很替井上開心。

「你先去媛子那邊看看吧!我把禮服拿去還,旗袍不知道要賠多少錢呢!」香嘟著嘴說。

「就從我的零用金扣吧!」獠大方的說。

「那可能一個月都領不到零用金哦!」香說。

「怎麼可能!!布料就那麼一點點!」獠不敢置信。

「總之,我先去還了再說吧。」香無可奈何的說。


千葉坐在沙發上等待櫃台小姐處理前一位客人歸還手續,隨手拿起報紙打發時間。

「香小姐,這種破損無法修復,只能請您買下來了!」櫃台小姐抱歉的說。

「我了解。」香羞的臉都紅了,「那金額是?」

「這件是手工旗袍所以金額比較高一點,我看看....」櫃台小姐查看電腦裏的記錄。

"旗袍"千葉心想"不會是昨天那個驚豔全場的女子吧?"

千葉仔細觀察還衣服女子的背影,身材高挑皎好,卻是短髮?他斜過身體看那女子歸還的配件中,果然有一頂黑長髮。

「這件衣服的原價是十萬元。」櫃台小姐客氣的說。

「十萬元!!??」香覺得自己心在淌血。

「不過這已經不是全新品,所以跟您收取五萬元的金額。」

「五萬元.....可以再低一點嗎?」,櫃台小姐用抱歉的表情看著香,香只好拿出船上付帳專用的簽帳卡交給她。

櫃台小姐過卡後,將旗袍打包好,連同簽帳卡還給香,「旗袍是您的了,香小姐」。

"好貴的一夜......",香愁眉苦臉的走出店門,沒注意到有人在盯著她看。

「香....」千葉低聲唸著,「沒化粧的清秀模樣也很迷人啊!」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