獠打扮成蒙面俠,黑色的開領上衣半露出強壯的胸膛,緊身褲突顯結實的下半身,搭配黑色長披風及眼罩,充滿危險的氣息。

「獠~」香笑著把手伸向獠,「你這樣好性感哦!」。

獠用力的握住香的手,坐到她的身邊,「跟你比起來是小巫見大巫!」獠的聲音緊繃。

獠冷冷地掃視所有投射過來的目光,那些男人都在等待著有空檔能過來一親芳澤。

「你在搞什麼鬼?」獠生氣的說。

「我在幫助媛子小姐,井上先生是很溫柔的人。」香說。

「我說過不要多管閒事了!」

「獠~千葉公子不是好的對象,媛子小姐太年輕了,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」香堅持己見。

獠知道香一旦決定要做,就不會輕易放棄。

「那也不必要打扮成這樣,你這樣太引人注目,容易惹上麻煩事。」

「媛子小姐的個性太好強,這樣才能激起她的嫉妬心,井上先生就有反敗為勝的機會!」香笑得很有自信。

「暫時看來你是成功了,不過我的嫉妬心也被你激起來!」獠的手在桌下伸進香的高叉,撫摸香的大腿。

「獠!不要這樣!」香拍打獠在裙內的手,「被媛子小姐發現就功虧一簣了!」

「不會有人看到的!」獠的手往更深處探去,香感覺到下腹部開始蠢動。

「獠~你去看一下他們的狀況,讓井上先生脫身回來。」香不打算讓獠再進一步。

「我不會留下你單獨一人!」獠又用兇狠的目光掃射一周。

「那一起去吧!不要被媛子發現我是香。」香迅速站起來,怕自己無法再抵擋獠的攻勢。

獠跟著站起來,伸手搭在香的腰上。

「獠!!離我遠一點」香警告,獠不情願的往後退一步,跟在香的身後欣賞因穿著旗袍及高跟鞋而顯得婀娜多姿的身段。


香帶頭往陽台走去,還沒走近就發現不只他們二人在外面,似乎有衝突狀況。

「獠!」香快速往陽台跑去,獠知道有狀況迅速跟上。

陽台上,媛子被一個高大的男子抓住,不斷地哭喊井上的名字。

另外有二個小混混對著已被打倒在地的井上拳打腳踢,井上縮著身體試圖保護自己。

「住手!」獠大喊。

同時間已到井上的身邊,一個迴旋踼將其中一名小混混踢飛,手扣住另一名小混混的手腕往後一扳,只聽見他哀嚎慘叫不已。

香跑到井上身邊,「朝日,你還好嗎?!」。

抓住媛子的男子看見香時,楞了一下,獠趁機揮拳擊中他的下巴,另一隻手將媛子拉住,那男子往後飛跌。

「你沒事吧?」獠問,媛子仍在哭泣著。

香扶著井上站起來,檢查他身上的傷勢,「還好,沒什麼大礙,發生什麼事了?」香問。

「他們要我交出媛子,我不肯,所以......」井上喘著氣虛弱的回答。

這時,船上的保安人員聽到騷動,趕了過來。

獠跟他們解釋一下狀況,那三人便被保安人員帶走。

保安主管留下來跟媛子及井上致歉,目光卻不斷的瞄向香,伸手跟獠握手感謝後,走到井上與香面前。

「診療室在第四層甲板,需要我帶你們過去嗎?」保安主管殷勤的說。

「好的!麻煩你了!」香說。

「請問先生跟小姐如何稱呼?」

「他是井上,我....」香看了媛子一眼,「叫我玫瑰就可以了!」

「哇!真是人如其名,玫瑰小姐能搭乘本公司郵輪,是本公司的榮幸!」

保安主管不斷的獻殷勤,不知自己身後已有二把火在熊熊燃燒著。

媛子對於玫瑰一直扶著井上原本就非常不滿,從來沒被別人忽視過的她,現在竟然還被當成路人甲看待,簡直就快氣炸了!

媛子一把推開玫瑰,攙扶著井上,「他是為了保護我才受傷的,應該由我來照顧他!」

香被媛子一推,剛好跌進保安主管的懷裏,「玫瑰小姐!你還好吧!」保安主管樂不可支的說。

獠走過來,將香拉出保安主管的懷抱,「請你先送他們二位去診療室。」獠用不可反抗的眼神直視他。

「是!是!!」保安主管趕緊帶著二人往船艙裏走。

「你非要搞到大家都跟在你屁股後頭走不可嗎?」獠生氣的說。

「我才沒有!!」香不喜歡獠誤會自己。

「你有!打扮成這樣,每個男人都只想把你拖上床!」獠怒不可遏。

「那是男人的問題!」香為自己辯駁。

「沒錯!!那是男人的問題!」獠把香的手抓得更緊。

「好痛!!」香抗議道。

「我們現在就來解決這個"男人的問題"!」獠拉著香往船艙走。

「你是什麼意思?」香驚慌的問。

「待會兒你就知道是什麼意思!」獠冷冷的回答。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