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人離開飯店的時間已經接近中午,香堅持要去挑給獠的聖誕節禮物及晚上在"Cat's eye"聚會要給大家的禮物。

於是逛到附近的購物中心去,獠只好跟在興致勃勃的香身後負責提她的戰利品。

「獠!新的皮夾呢?好不好?」香看著櫃上各式各樣的皮件說。

「啊啊~~那種東西不需要那麼多。」獠無精打采的說,「美女寫真集就不會嫌多了~」

香停頓了一下,「開玩笑!開玩笑的!!哈哈~~~」獠想想還是不要破壞氣氛的好。

獠又想起昨晚與今早的激情,覺得自己好像十幾歲正在青春期的男孩似的,動不動就想把香按住、拖回房間。

「哇哦!!我想要這個當禮物~」獠指著內衣專櫃裏一件性感的黑色薄紗睡衣說。

「這怎麼能當你的禮物啊!」香紅著臉說。

「這個可以拿來包我的禮物啊~」獠色瞇瞇的盯著香。

「別胡鬧了!」香急沖沖的往前走。

「害羞啊?」獠走上前攬住香的腰,笑著說。

看見香的臉一下子又漲的通紅,又把香摟的更緊。

結果,獠堅持要買那件睡衣當禮物,香也拗不過他,看著他笑嘻嘻的臉,香也覺得很開心。

「該回去了!」獠說,「我今天不想太晚回家。」


看到獠跟香走進店裏,大家對於他們倆人的新關係也大概心知肚明。

香羞澀又比平常多了幾分嫵媚,獠的手佔有似的放在她的腰上,這可是前所未見的情景!

「對不起!來晚了!香挑禮物總是三心二意的。」獠說。

「沒關係,大家也都才剛到,快過來坐吧!」美樹笑著說。

「哇!你穿這樣好美!」香還是穿著昨天那套衣服。

「項鍊也好漂亮!!」一群女人嘰嘰喳喳地聊了起來。

獠、米克、海坊主坐在一旁喝著酒。

「真是搞不懂這些女人!」海坊主說。

「只有美樹才能忍受你這個木頭吧!」獠說。

「過了這麼多年才把到自己心愛的女人,有什資格批評別人。」米克不屑的說。

獠笑著沒回話。

「你說會讓香留下來,就是用這種爛招數?」米克說。

「也是最有效的招數。」獠眼裏還是笑意。

「還很難說,說不定香得不到滿足還是要離開!」米克酸酸的說。

「他欺負香沒經驗!」海坊主說完臉有點微紅。

「說什麼屁話!!我的能力可是公認一流的!!」男人的尊嚴在此時是不可以被踐踏的。

「自吹自擂的話誰都會說。」

「美樹跟和惠才可憐!一個是木頭一個只出一張嘴!!」獠氣呼呼的說。

「抱著二個裸女,什麼也做不出來的人還敢說大話!」米克大聲說。

「啍!二個人都是光說不練的色鬼!」海坊主冷冷的回應。

「你說什麼!你不是木頭是石頭吧。。。。。」三個人打成一團。

「喂!喂!!你們那邊再吵就沒晚飯可以吃!」美樹責備道。

三個人這時才心不甘情不願的住手,像在嘔氣的小孩般互不搭理。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