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用親人的血比較不會有副作用!」小百合堅持要輸血給香,輸血後香在加護病房中觀察。

「只要血壓跟體溫能恢復,又沒有接受輸血的副作用,情況就能穩定下來。」醫生說。

「麻煩您了!」小百合說,「沒什麼!你輸了不少血,要多休息。」說完,醫生走出病房。

小百合躺在病床上,獠在一旁待著。

「謝謝你捐血給香。」獠說。

「你不必要謝我,她是我的親妹妹。」小百合閉著眼睛說,「我才要謝謝你把她從那個惡魔手中救出來。」

「保護她本來就是我的責任,這次是我令她失望了!」

「犽羽先生,從我上次離開東京已經快二年了,香也不是小女孩,你若不想付出承諾,還要拖著她多久?」

「香這次要來找我,要不是發生綁架事件,她來了我就絕對不會再讓她回到你身邊。」小百合張開眼瞪著獠。

獠無語。

「我想去看看香!」小百合起身下床。


第二天,香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,意識也恢復,在醫生的吩咐下轉入普通病房,大家都鬆了一口氣。

香清醒的時間還不是很長,記憶也還有點凌亂,小百合、美樹、麗香輪流照顧香。

獠在香睡著時進到病房,美樹找個藉口離口,留下獠單獨陪著香。

獠撫摸著香漸有血色的臉,溫柔的微笑,「失血過多,還可以戳瞎吸血鬼,他真的是倒了八輩子楣才會遇到你。」

再檢查香的右手腕,被劃破傷口已經包紮好,看起來也沒什麼大礙。

看著香沈睡的臉,獠知道自己不想要失去。


獠走出病房,遇到正要來探望香的犽子。

「犽子!那一團混亂這麼快就處理好了?」獠說。

「你們每次這樣胡搞,害我要多費許多心思才能搞定!」犽子不滿的說。

「每次都讓你撿現成的,還嫌啊!」

「還有!你把那隻吸血鬼打成那樣,得要等他復原才能遣送回美國,真的是很麻煩!」

「我沒把他斃了,已經是給你面子了!」獠冷冷的說。

「他眼睛的傷又是怎麼回事?不像你會做的事。」

獠微笑,「香那隻母老虎可不能隨便惹的!」

犽子吃驚的瞪大眼睛,「怎麼可能?!」

 


里奈已經恢復通告活動,到了第三天終於有空來探望香,小百合把里奈送來的花插在花瓶裏。

「學姐!你好點了沒?」里奈看著香仍帶蒼白的臉,哽咽的說。

「傻瓜!你在哭什麼?!我今天好多了!正跟小百合聊得開心呢!」香笑著說。

「我快擔心死了!都是我害了你!」里奈還是哭喪著臉。

「是我自己沒頭沒腦的跑出去,怎麼會是你害的!」

「因為。。。因為。。。。」里奈還是說不出口。

「別再自責了,我現在不是好好的!」

「那。。。你原諒犽羽先生了嗎?」里奈小聲的問。

香沈默下來。

「還是無法原諒嗎?」

「里奈,香還沒想清楚,先不要再問她了,好嗎?」小百合說,

「再說,犽羽先生到現在為止,只敢在香睡著時進來看她,香都還沒見著他呢!」

「學姐,犽羽先生那天晚上跟我朋友並沒有發生什麼事情!」里奈終於股起勇氣,

「那些事都是我安排的,犽羽先生睡著了什麼事也沒做!」

「什麼?!」小百合驚呼,「你為什麼要那麼做?」

「因為。。。我想要讓學姐討厭犽羽先生!因為我太喜歡學姐!!」里奈哭著說,

「對不起!我不知道你們之間的感情那麼深!學姐哭著跑走,我就知道我錯了!」里奈頓了頓繼續說,

「還有。。。犽羽先生在你走後變的好沈默,尤其在看了錄影帶後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似的,我好怕被他知道是我陷害他。。。。」

里奈趴在床邊大哭起來,香拍著她的肩膀安慰她,「沒關係!我知道了,我不會再為了這件事怪他,別哭了。」

小百合發現門口有點動靜,知道犽羽在門外。

「但是這也不能當作逃避的藉口!」小百合大聲的說,「犽羽先生這樣不顧香的感受也不是第一次了,香!你不能這樣就原諒他!」

「可是。。。」里奈說。

「這次香做得最對的決定,就是要來紐約找我。」小百合看著香,

「我好高興你要來找我,忘掉那個總是傷害你的男人,來紐約跟我一起展開新生活,好不好?」

「小百合。。。」小百合對自己的好,香很清楚。

「我明天就得先回紐約了,你乖乖的養好身體,過二個月就是聖誕節假期,到時我會回東京來接你。」

香正想要回話,小百合立即抓住香的手說,「你不用現在就做決定,到時再給我答案。」

「嗯!」香點點頭。

「學姐!!」里奈驚呼,「你不會真得要離開犽羽先生吧!他沒有你就變得好無趣又好可怕耶!」

「里奈!」小百合責備似的看著里奈。

「哦。。。。。。」里奈委屈的閉上嘴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CITY HUNTER城市獵人原創小說限制級!未滿18歲請勿觀看!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