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獠無法入睡,在陽台上抽著煙。

電話鈴聲劃破寂靜,獠楞了一下,才急忙過去接起來。

「犽羽先生?」話筒裏傳來有點熟悉的聲音。

「我是。」

「我是小百合。」

「啊。。。。小百合,好久不見!」獠有股想把電話掛掉的衝動。

「香呢?她說要來紐約!可是我沒有接到人!發生什麼事了?」小百合著急的說。

「香。。。失蹤了。」獠只能說實話。

「什麼?!!」小百合大叫,「怎麼會?!發生什麼事了!還有,香為什麼突然說要來找我!」

「你是不是欺負她!」

「我。。。。」獠無法回答這個問題。

「香是被壞人挾持嗎?」

「是。。。」

「他們的目的是什麼?」

「對方還沒有跟我聯繫。」獠越講越覺得自己該死。

「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」

「小百合?」

「我馬上回東京。」小百合冷靜的說。

「小百合!你來了也不能改變現在的情況,我跟你保證香會沒事!我一定會救出她的!!」

「你不用說了!晚點見!」電話斷了線。

獠無奈的放下電話,想到香現在可能的處境,又不知道對方的意圖,從來沒有感到那麼無助過。

 

「太美味了~~好久沒有嚐到這麼香醇的鮮血了!」吸血魔王將血放在紅酒杯裏慢慢品嚐,被稱為"老大"的男子在一旁諂媚的陪笑。

因為這次自己立了大功,才有榮幸能進到老闆的祕密住處,親身體驗此地的豪華與詭異。

「你跟他們進去看看抽血的過程!今天再抽1000CC吧。」

「現在開始抽血速度要放慢~記得幫她保溫,若有什麼差錯,你們的命可賠不起!」

「拍好這次的過程,今天就可以把影像送去給CITY HUNTER,擾亂一下他,明天再通知他地點。」吸血魔王自豪的笑著,

「趁他心神不寧時,一舉把他除掉!事成之後就可以好好的享受我的幸運女神,還有我響噹噹的名聲了!哈!哈!!哈!!!」

老大被帶進小房間,看見那個女人睡著似的躺在床上,身上蓋著電毯,臉上毫無血色甚至呈現半透明狀。

一隻手連接著抽血管,血液緩緩的流出,另一隻吊著點滴,看樣子是在補充水份與營養。

老大覺得有點於心不忍,對著拍攝的人說:「拍好了就將帶子給我吧!今天前要將帶子送到。」

 

"砰!砰!砰!!"獠從早上就進到地下室射擊。

毫無進展令他手足無措,一直維持的堅強面具,只能在這裏暫時卸下,藉由開槍讓情緒抒發。

米克帶著和惠作好的午餐送過來,里奈幫米克開門。

「獠呢?」米克問。

「他一早就說要去打靶,應該還在樓下吧。」里奈神情落寞的說,香的無消無息讓她被受煎熬。

「我下去叫他,你先吃點東西。」米克摸摸里奈的頭,「別太擔心!」

「嗯!」里奈強忍住眼淚,點點頭。

米克走進地下室,槍聲已歇。

獠正準備將子彈上膛,「等等!!我可不想被震聾!!」米克大聲地說。

獠放下槍,望向米克,那一瞬間米克好像看到獠脆弱的內心,就那麼一瞬間而已。

「我帶了和惠的愛心餐點,上去吃一點吧!」

「每天都有不同的手藝可以吃!真幸福!」獠自嘲的說。

「別嫌了!先吃午餐再睡一下,你的臉色太差!」米克說,「這一二天應該就會有消息了。」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