滿月。

在接近吸血鬼婚禮舉辦的地點-東京偏遠山區中一棟超級豪華別墅,狼群以低姿態無聲無息的向前推進。

高掛在漆黑夜幕上的皎潔明月,映照出冷冽空氣中飄散的一道道白煙。

 

進攻的狼群數量龐大,雖然我沒有細數,但至少有上百隻。

參加的狼分屬五大狼群,這五大狼群首領直接聽令於日本狼族最高領袖,中村輝就是五大首領之一。

從狼群中選出最強壯、身手最好的公狼才能參加此次的前鋒部隊。

其餘的後勤部隊會陣守在十公里以外,想要參與的母狼只能加入這個部隊,彩月也在其中。

因為我不屬於任何狼群,本來是不可以加入前鋒部隊,但因為有中村的力薦,就破例讓我參與。

狼群間使用心電感應組織進攻,絕不能違反命令,看似雜亂的隊伍,其實有嚴密的秩序規則。

可以像獨行俠般游走在各狼群間,反倒令我覺得相當自在。

 

越接近目標,體內的腎上腺素就越高漲,對於即將到來的血腥殺戮已迫不及待。

 

「咔!」一聲,脖子斷裂的聲音開啟這場大戰,吸血鬼腐屍般的氣味衝進我敏感的嗅覺。

「凹嗚~~~~」狼嚎聲四起,迴蕩在山谷中,我也跟著吼叫。

前方的狼群已輕鬆解決為數不多的守衛吸血鬼,整群大軍長趨直入,從大門、窗戶各個入口進入。

 

我跟著前方的一隻公狼從窗戶跳進屋內。

吸血鬼雖然對於我們的攻擊感到驚訝,但也馬上就進入戰鬥狀態。

我一落進室內,就看見前方那隻公狼已被一隻吸血鬼扣住咽喉,在半空中不斷地掙扎。

我立即躍起,跳上吸血鬼的背部張嘴咬住他的咽喉用力一扯!

腥紅的血液四濺,吸血鬼如斷了線的木偶般攤倒。

重獲自由的公狼感激的看了我一眼,我點點頭示意,二人便立即回到戰場中。

 

我狠狠的咬下好幾隻吸血鬼的腦袋,為數眾多的吸血鬼令我殺的眼紅,血液裏的殘暴本性徹底爆發。

我知道我曾經參與過這樣的殺戮,撕裂人體那種熟悉的暢快感。

絲毫不手軟我一路挺進,終於到達了舉行婚禮的大廰。

 

吸血鬼被數量龐大的狼人圍剿,為了婚禮而來的他們在毫無戒備下,被殺的措手不及。

還沒被狼人逮住的吸血鬼紛紛往外逃。

來不及逃走陷入一對多的戰鬥,能保持不落下風的吸血鬼也不少。

我環視整個大廳,想要尋找落單的吸血鬼,卻注意到主祭壇前特殊的情況。

 

一大群狼人圍住主祭壇,那裏只剩二、三隻吸血鬼在做困獸之鬥。

吸血鬼後方站著一位穿著一襲長白紗的女人,看來是他們想要保護她。

就是那個非死不可的新娘吧!我心想。

我看不見那女人的臉,她低著頭好像身邊發生的事都和她無關。

更奇怪的是,面對可能的死亡,她看起來並不害怕,毫不畏懼的站在原地。

現在只剩一隻吸血鬼還勉力的留在她身邊,狼人們一步步逼進。

我本想轉身走開,不願見到她的慘死。

就在我轉身的前一秒鐘,她的頭抬了起來,下巴伸長露出整片雪白的脖子,張著大大的眼睛像是接受即將來臨的命運

 

是她!總是出現在我腦海裏那個女人!!

我快要無法呼吸,原本微弱的心跳突然暴衝,滾燙的血液在體內狂奔。

她眼中透露出那種痛徹心扉的情緒撕裂著我,我不由自主的顫抖,淚水刺痛眼睛。

這時,其中一匹狼人朝她刻意伸長的脖子飛躍過去。

她想要送死!!我驚覺!!

不!!!我大聲怒吼,以疾速向她飛奔。

那狼人聽到我的吼聲遲疑了一下,我及時將他撞開,佔有式的護住那女人,對其他狼人露出青森的獠牙。

狼群露出疑惑的表情,不懂為何會受到同類的攻擊,但是仍堅守陣地、蓄勢待發,隨時準備發動攻擊。

最後的這隻吸血鬼似乎鬆了口氣,我感受到他來回審視的目光。

這時一隻狼衝了過來,我避開他的來勢,身形的優勢讓我輕易地反口咬住他的頸背,咬穿他的皮肉但並未造成致死傷口。

牠驚懼哀叫,我鬆口後立即再回到她的身邊,全身的毛髮豎立對著越聚越多的狼群咆哮。

「你趕回來了....」那隻吸血鬼突然說。

我的心頭一緊,雖然不認識他,但我竟然懂他話中的意思。

「你們快走吧.....」對我造成這一切效果的女人悠悠地說。

她用手輕輕撫摸我的毛髮,我好像觸電般,興奮緊繃的感覺油然而生。

「謝謝你,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要保護我.....」

我忍住想要轉身仔細看她的欲望,仍維持戒備狀態對狼群怒目而視。

「你帶她離開!」吸血鬼對我說。

我想要大聲說"好!",卻發現自己現在是狼,只能急促的點頭。

「不!我留下來...你們走吧...我已經沒有什麼好眷戀了......」

她的語氣中沒有任何求生的意念,不禁令我頭皮發麻。

「香!!你就這樣讓獠白白的犧牲嗎?!!」吸血鬼氣的大吼。

這句話像千噸重的大槌重擊我.......我回來了!!我就在這裏!!!

她聽到後更是悲不可抑,整個人攤軟下來靠在我背上。

「我...不.....」她不停地啜泣。

他立即將她扶起來,「騎上去抓緊!」。

我穩穩的站著,想要讓她多點安全感。

狼群看到這情形,騷動了起來。

「快走!!」他大喊。

我感覺到她趴在我背上柔軟的身體,還有緊緊揪住我毛髮的雙手。

我轉身使勁一跳。

這一跳,讓所有的人楞住,就算是吸血鬼或最強的狼人都無法跳出這種距離,更何況還背了一個人。

跳出他們可攻擊的範圍,我開始拔腿狂奔。

速度快到只感覺到耳邊呼嘯而過的風聲,及雪打在臉上的刺痛。

還有在我背上.....比我生命還珍貴的人......

我的愛....我必需重生的理由.......

 

"香!!!"我在心裏不停的覆誦著這個曾被我遺忘的名字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重生篇在這裏先告一段落,下一篇再請大家耐心等候了~

附上一張之前畫的圖,是畫狗不是狼,但不太像狗。

而且反而有一種戲謔的表情,我覺得獠變成狼的話,大概就會是這種樣子吧~~

2014-12-28-12-07-54_deco  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莎拉 的頭像
莎拉

CITY HUNTER城市獵人原創小說限制級!未滿18歲請勿觀看!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