箱根,夜晚。

在傾盆大雨中,獠將車子停好,快速的跑進溫泉旅館。

香正坐在窗前看著外面的大雨發呆。

"叮咚!"門鈴突然響了起來。

「來了!」香納悶這時有誰會來敲門。

一開門,獠的身軀佔據整個門,臉色嚴肅的看著她。

「獠!」香驚呼,「你怎麼會....」

「你一聲不響的跑來這裡幹嘛?!」獠的眼神停在香穿的浴衣半徜的胸口。

「我....」香察覺到獠的視線,用手抓緊領口。

「你一個人?」獠的眼神往房間內掃視,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。

「我....你怎麼知道我在這兒?」

「小遙通知我的!是那老頭讓你來的?」獠壓抑著怒氣問。

「你...快回去!我不用你管!回去遙小姐身邊吧!」香轉身背對著他。

「我跟她沒有什麼...」

「我已經下定決心了,獠!」香語氣堅定的說「離開你我覺得輕鬆多了!我想要過正常人的生活。」

這句話像千斤重的一拳,狠狠擊中獠,他覺得一陣天旋地轉。

「你.....你是認真的?」獠看著香站的僵直的背影。

「這是你想要的結果?」獠的聲音透露出哀痛。

香用盡意志力,克制自己想要轉身擁抱他的欲望,緩慢地點點頭。

「你不後悔?」獠無法相信。

香用力的搖搖頭,「請你快走吧!我想自己一個人...」

「我知道了!」獠轉身,大步的往走道的另一端走去,頭也不回。

香快速的將門關上,緊繃的情緒在一瞬間崩潰,蹲在門邊"哇"的一聲大哭了起來。

她哭到無法自己,肩膀不斷的顫抖著,大顆大顆的眼淚沿著臉頰滑下。

"轟!"巨大的雷聲響起,外頭狂風暴雨呼嘯著。

「獠.....」香驚覺獠在這種情況下開車是件非常危險的事。

香跳了起來,開門往外衝出去。

香急急忙忙的跑到大廳門口,看見幾個服務生也站在門口張望著。

「怎麼了?」香趕緊上前看見她們在關注的景像。

獠站在傾盆大雨中,仰著頭讓大雨不斷的打在他的臉上,濕透的衣服貼在他的身上。

「獠!」香大叫,想要衝出去,卻被服務生拉住。

「香小姐,給你。」服務生遞上一把傘。

「謝謝!」香撐起傘,跑進狂雨中。

獠想要藉著大雨消除他無法言喻的痛,在狂風中張大嘴發出無聲的吶喊。

突然間,落在臉上的雨停了,獠張開眼看見有把傘在自己的上方。

他緩緩的低下頭,看著香著急的臉,不斷地叫著自己的名字。

「香.....」獠低語。

香從未看過獠這種失神落魄的模樣,眼中怖滿血絲,好像隨時會倒下去。

獠一把抱住她,用盡他所有的力氣般,令香快要不能呼吸。

「獠....」香也抱著他,「先進去,好嗎?」

獠又抱了近一分鐘才漸漸的鬆開手,讓香牽著他走回旅館。

服務生已經準備好浴巾將二人包了起來,香道謝後牽著獠走回自己的房間。

香將他濕透的外套脫下來,再用浴巾包住他,讓他坐在椅子上。

又去另外拿了一條浴巾,仔細地擦乾他的頭髮。

香的手停在他頭上那個傷痕,輕輕地撫摸著,回想起獠在自己面前被擊中頭部的景像。

獠的手覆上她的手,抬頭凝視著她,他知道香為了這件事自責不已。

「不是你的錯....」獠說,「你知道嗎!因為有你,我跟海怪才能在那次的決鬥中活下來。」

香瞪大眼睛,淚水又湧上。

這時又傳來門鈴聲。

香擦擦眼淚,才將門打開。

「香小姐,這裏有二件乾淨的浴衣,趕緊換下濕衣服才不會感冒。」服務生親切的說。

「好的,謝謝您~」香感激的說。

「不客氣,泡泡溫泉也可以去去寒氣哦!」服務生再提醒。

「知道了~」

「晚安~」

「嗯!晚安」香將門關上,轉身看見獠已經開始脫衣服。

香趕緊把他的浴衣放在他旁邊,然後走向房間的另一頭,背對著他。

過了一會兒,獠朝著她走過來。

「你也快換下來,否則會感冒!」獠雙手從她身後繞到前面,準備幫她解開腰帶。

「啊!」香嚇得跳了開來。

「我自己來就好!」香抱著浴衣跑進浴室,快速的換掉身上濕了大半的衣服。

 

 

寫這個故事時,剛好又聽到這首歌,好搭啊~

追(張國榮)
作詞:林夕
作曲:李迪文
編曲:George Leong

這一生 也在進取 這分鐘 卻掛念誰
我會說 是唯獨你 不可失去
好風光 似幻似虛 誰明人生樂趣
我會說 為情為愛 仍然是對

誰比你重要 成功了敗了也完全無重要
誰比你重要 狂風與暴雨都因你燃燒

一追再追 只想追趕生命裡一分一秒
原來多麼可笑 你是真正目標
一追再追 追蹤一些生活最基本需要
原來早不缺少 WO..HA..
有了你 即使平凡卻最重要
(#只得你 會叫我彷彿人群裡最重要)

好光陰 縱沒太多 一分鐘那又如何
會與你 共同渡過 都不枉過
瘋戀多 錯誤更多 如能重新做過
我會說 願能為你 提前做錯

有了你 即使沈睡了 也在笑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莎拉 的頭像
莎拉

CITY HUNTER城市獵人原創小說限制級!未滿18歲請勿觀看!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