獠四肢攤開,大喇喇的躺在沙潑上。

結束那二天在神宮寺家的任務後,香竟然又接受那老頭的委託,要求保護上下班時有可能被騷擾的小遙。

雖然每天都能和小遙相處,但對於連續幾天早起工作的生活,已經開始感到厭惓。

而且,香似乎刻意在躲避自己,從第二天開始到現在已經四天沒有碰到面了。

想要跟她抱怨總是落空,更令他不滿。

今天小遙下午休假,送她返家後,無視老頭及小遙希望他留下吃晚餐的要求,早早的就回到家。

香還是不在家,獠從來沒有這麼煩燥過,而且發現自己竟然開始想念她。

這時,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,獠坐了起來。

香走進客廳,看到獠坐在沙潑上,嚇了一跳。

「獠!你怎麼在家?遙小姐呢?」

「她下午休假,我也需要休假!」獠不悅的回答。

「吃了嗎?我去準備一下。」

「不必了,等你回來我恐怕都餓死了!」才幾天沒見,怎麼好像瘦了,獠心想。

「哦.....」獠銳利的目光令香覺得不太自在,手無意識的來回摸著櫃子的邊角。

獠起身朝香走過去,香不自覺的往後退。

「為什麼要躲著我?」獠目光炯然的瞪著她。

「躲?!沒有啊.....」香避開他的目光,支支吾吾的回應。

「你在搞什麼鬼?」獠再往她靠近了些。

「哪有!你想太多了!」香不安的想要離他遠一些,卻被一把抓住。

熟悉的味道竄進腦中,又令他想起在港口的那一夜,雖然克制住吻她的慾望,但這個念頭卻不時徘徊在心裏。

盯著她紅潤的嘴唇,獠用盡意志力才稍稍地放開她,香侷促的站在原地。

「小遙沒有任何危險,不需要我的保護了!」獠說。

「啊......可是我已經收了一個星期的費用了,你就做完這個星期吧!」香急急的說。

「收到的錢,拿去繳完帳單也所剩無幾了。」

獠皺起眉頭,雖然保護小遙輕鬆又愉快,神宮寺也不在乎這點小錢,但香的態度卻讓他感到不安。

「知道了,可是不準再接神宮寺的委託,那老頭煩死人!」

「嗯!」香如釋重負,「我去幫你泡咖啡。」

獠不發一語看著香快速的走出客廳,"這傢伙一定暪了我什麼事!"。

 

這幾天香不再刻意避開獠,獠也都乖乖的準時上工,看似恢復正常的生活。

其實早在第三天中午,神宮寺就已親自拜訪香。

「香小姐,你一定要幫我也是幫忙羽先生!」神宮寺不顧自尊的下跪。

「神宮寺先生!!請您快起來!!」香急忙的想要扶起他。

「不,如果你不答應我,我就一直跪著!」神宮寺繼續說,

「我看的出來羽先生放心不下你,這樣他跟小遙無法好好交往,所以請您一定要幫幫忙!」

「我.......」香為難的說。

「我有地方可以讓你先暫住,若你要一直住著也沒關係,只要你搬離開這裏,讓羽先生可以無後顧之憂。」

「星期五晚上,我會讓他留在我那兒過夜,小遙也說了她不會介意羽的任何意圖,所以那天是你搬離的好時機。」

香瞪著神宮寺,不敢相信他的要求。

「我已經失去過諒一一次,我不能再失去他了!」神宮寺哽咽的說,

「求求你,香小姐!成全我這老人家最後的心願吧!」

「可是獠說他不是諒一......」

「他是!我敢確定!你看我們二個這麼相像!我知道你很愛他,但愛他不就應該要為了他的幸福著想。」

「我不.....」香腦中一片混亂,不知該如何拒絕他的請求。

「更何況,因為你的失誤還使得他差一點喪生,不是嗎?」神宮寺語調尖銳的說。

香張大眼睛,淚水模糊了視線,張口嘴卻發不出一點聲音。

「你若真的愛他,放開他,我保證他會過的更好,你也可以過更好的生活。」

神宮寺遞給香一個信封,上面寫著槙村香。

「這裏面有公寓的資料,已經整理好隨時都可以搬進去,還有訂好的箱根旅館資料。」

香不解的看著他。

「我想你先離開東京一陣子,會比較好,行李可以先送過去公寓。」神宮寺似乎已篤定香不會拒絕。

「去箱根放鬆一下,忘了羽先生,對你對他都好。」

香低頭看著手中的信封,眼淚落在信封上,暈濕了筆跡。

「若星期五順利的話,我會立即舉行婚禮,這樣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!」

香看著信封上的字跡逐漸模糊,好像在預言著自己在獠的生活中將逐漸淡去。

「拜託您了!香小姐!」神宮寺對香行了一個大禮後便起身離開。

「獠..............」香彎下腰抱著膝蓋大哭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莎拉 的頭像
莎拉

CITY HUNTER城市獵人原創小說限制級!未滿18歲請勿觀看!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