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坐在貓眼咖啡廳裏,小口小口的啜著熱騰騰的咖啡。

美樹在站在吧台內部,興味盎然的盯著她。

「香,所以你情人節那天真的跟別的男人去約會了嗎?」美樹問。

香一聽到美樹的問題,被咖啡嗆的大力的咳了起來。

「咳..咳..咳......你....怎麼知道?」香邊咳邊問。

「你還好吧!?」美樹拍拍香的背,關心的說。

香點點頭示意。

「因為那天羽先生在這裏待了一整個下午,看起來很不高興的樣子。」

「哦....」

"原來獠說的都是真的"香心想。

「結果呢?」美樹好奇的追問。

「啊?!什麼結果?」香想要閃避這個問題,因為結果實在令她難以啟齒。

「都可以,跟那個男人約會的結果.....或是....羽先生的反應...」美樹不死心的繼續追問。

「咦...啊.....」就在香支支吾吾時,米克推開大門走了進來。

「Goodafternoon~二位美女~~」米克心情愉悅的打招乎。

「啊~Hi!米克~」米克適時的出現,讓香鬆了一口氣。

「怎麼了?在討論什麼事?我也要參與!香終於要跟獠拆夥了嗎?」米克對於獠曖昧的態度一直很不滿。

「香在情人節跟別的男人去約會呢!」美樹附和的說。

「美樹!!」香急於中止這個話題。

「什麼?!」米克心裏有點不是滋味,「哪個男人?為什麼不找我!」

「米克!小心被和惠聽見!!」香不悅的提醒他。

「嘿~嘿~和惠出國去參加研討會,我自由了!」米克大聲宣告。

「你和獠都一樣!同一副死德性!」香決定不理會他,端起咖啡繼續喝。

美樹笑著轉身替米克準備咖啡。

「香~~給我一次機會嘛!跟我約會一定會令你終生難忘~~」米克將手搭上香的肩,靠在她耳邊說。

香的臉微微的泛紅,但仍若無其事的繼續喝著咖啡。

「我們可以先去看埸恐怖電影,再去吃一頓浪漫的燭光晚餐,最後...」

米克淘淘不絕的講著自己的計劃,沒發現獠已沈著臉站在身後,美樹微笑著準備看場好戲。

「最後....就等著吃我的拳頭!」獠拉開米克放在香身上的手,將他推向一邊,在香身邊的座位坐了下來。

「喂!喂!!那杯是我的咖啡!!」米克看著獠端起面前的咖啡直接就喝了起來。

「是嗎?」獠將咖啡杯舉高在眼前仔細的端詳,「上面又沒寫你的名字!」

「你!」米克生氣的說,「那拳頭是怎麼回事!香身上也沒寫你的名字,為什麼我不能跟她去約會!」

「誰說的....」獠態若自然的說,將香的椅子轉了過去,讓她的背面朝著他們倆人。

「獠!你幹什麼?!」香從獠一進來就不發一語,因為對於二人現在的關係,還不知該如何自處。

獠將香的領子往下拉,一直拉到露出左邊的肩胛骨。

「獠!!」香急忙的拉住自己的領口,阻止他再往下拉。

米克瞪著香的後肩,驚訝的連嘴都合不攏。

美樹也湊過去瞧個仔細,看到她背上的幾個大字,摀住嘴強忍著笑意,最後還是忍不出爆出大笑。

「什麼?怎麼了?我的背後有什麼?!!」香緊張的問。

獠笑著將香的衣服拉好,再將她的椅子轉回來。

「你這傢伙!你對香做了什麼下流的事!!」米克掐住獠的脖子。

「你胡說八道什麼!最好你就沒對和惠做下流的事!!」獠用力的扯開他的手。

「香不一樣!她是我的女神!!」米克說完二個人就打了起來。

「喂!喂!!你們二個鬧夠了沒?!」香無奈的看著一路扭打到店外的倆人。

「美樹!我的背後倒底有什麼?」香不想理會他們倆個幼稚的行為。

「你自己看吧!」

美樹帶著香走到一面大鏡子前,再拿了一面鏡子站在她身後,將她的衣服拉下來。

香一看到那幾個字,臉馬上紅得跟熟透的蕃茄似得。

「快跟我說你們倒底發生了什麼事!!」美樹興奮的說。

 

稍早,凌晨。

獠突然從睡夢中驚醒,前天夜裏公寓大聽中的情景,像鬼魅般一直糾纏在腦海裏。

獠看著在自己懷中睡的安穩的香,長長的睫毛及微張的嘴唇,誘人的模樣令他的恐慌加深。

他牽起她的手,仔細的研究著她纖細修長的手指,想像她的手指握住自己的模樣,不由得又硬了起來。

「我該拿你怎麼辦才好......」獠喃喃自語,在佔有她後,害怕失去她的感覺比以往更加強烈。

他知道若是香離開他,他將會一無所有。

一個點子浮現,獠起身到雜物櫃裏四處翻找,最後終於找到一隻手術筆(註)。

回到床上,在香的背後寫上剛剛想到的字後心情豁然開朗。

「嗯..嗯...可以好好的睡了....」

獠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,鑽進被窩抱著香,親吻她的肩膀,安心的閉上眼睛。

微弱的月光照在香肩膀上,上面寫著"羽獠專屬"。

 

<<完>>

 

後記:好啦!!我知道最後這個點很幼稚,但是前面實在太成人了,所以平衡一下囉~~

註:不要問我為什麼他們家裏會有手術筆(手術時在皮膚上做記號的專用筆),因為我捨不得香的皮膚受傷害....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莎拉 的頭像
莎拉

CITY HUNTER城市獵人原創小說限制級!未滿18歲請勿觀看!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