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獠.....」雖然覺得獠說的有道理,但香還在猶豫。

「哦!對了!!你們二個結婚後,羽先生也同樣變成受益人,甚至是以後你們生的小孩。」

神谷補充道。

獠注意到香在聽到小孩時,眼中一閃而過的痛苦。

「我.....我不知道.......我....」香被突然的心痛弄得無法思考。

「來~把名字簽上,這樣以後我就有藉口,可以叫你常常回來看我了!」神谷開心的說。

「神谷先生.....」香接過神谷遞過來的筆,看著文件上的簽名欄。

「如果生二個孩子,二個都一樣有權利吧?」獠說。

香震驚的抬起頭瞪著獠,眼睛濛上一層霧氣。

「當然!就算三個四個都一樣!」神谷立即說。

「若你們真的生太多,都來認我當爺爺,我最缺的就是孫子了!!」

好像立即被一群小毛頭圍住般,神谷露出大大滿足的笑容。

「獠.......」

香在文件上簽下自己的名字。

 

「結婚記得要發喜帖過來!」神谷先生站在門口,看著準備離開的二人。

「一定會的,到時還要麻煩你趕過來東京了~」獠說。

「我開心都來不及了,這點小路程算什麼。」

「神谷先生....謝謝您!!」香走過去緊緊的抱住神谷,感激之情只能透過擁抱表達。

「香~要好好保重自己,太危險的工作就不要接了,知道嗎?」神谷柔聲的說。

「嗯...」香點點頭,吸吸鼻子。

幸之站在神谷的後面,也趕來送香一程。

香又緊緊的抱著神谷一下,才放開來。

「幸之,謝謝你這幾個月來的照顧。」香衷心的說。

「這沒什麼,你是個好女孩!每個人都會想對你好的!」幸之說。

「謝謝你!」香紅著臉。

幸之往前跨一步,給香一個大大的擁抱。

獠正在跟神谷握手道別,來不及阻止,只好眼睜睜看著香被那臭小子抱在懷裏。

「再見了~要幸福哦!」幸之輕聲的說。

「嗯~我會的,你也會找到你的幸福的。」

「再見~」

香和獠坐上車,發動引擎,離開這個對二人都有著特殊意義的白濱町。

 

「香~」獠邊開車邊說。

「嗯?」香還沈溺在離別的傷感中。

「我們都還沒有討論到....你流產的那件事。」獠頓了一下。

「哦!」香不是很想在這時提起這件事。

「我有點在逃避,因為這件事讓我差點失去你.......」獠自白。

香低頭沈默。

「可是,這經過幾個月的思考,讓我想明白了,我們再把他或她生回來,好不好?」獠轉頭看著香。

香抬起頭,眼淚已滑下臉頰。

「可是......」香記著獠說過的不能擁有三個人的家庭。

「我有能力保護好你們的!更何況還有個有錢的爺爺!」獠溫柔的微笑。

「獠~~」香的眼淚不斷的落下。

「別哭了!!你哭起來好醜!」獠伸手抺掉香臉上的眼淚,輕撫著她的臉龐。

「我要帶香回家了!」獠看著前方大聲宣告,手往下握住香的手,又轉頭看了香一眼。

「你再哭,他們肯定說我是違反你的意思,強逼你回去的!」

香破涕為笑,將手心朝上,與獠的手十指相扣。

「獠~我愛你。」

獠加重手上的力量,握緊她的手。

「沒人比我更愛你!」

 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