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也沒那麼怡然自得啦!我也作了幾次奇怪的夢。」香想起自己的夢。

「哦?」

「嗯...夢到有個小男孩躲在樹洞裏,喊著要媽媽不要離開,後來變成.......」

「變成要你不要離開?」獠接著說。

「咦!」香驚訝的看著獠,「你怎麼知道?」

獠停下腳步,專注的看著香。

「我帶你來這裡的目的,是想要在這個只屬於你自己的回憶裏,添加一些我的印記!」

說完,獠覆上香的唇,狂熱的吻了起來。

香今天穿著海邊渡假常見的一件式海灘洋裝,上半身僅有從腰部延伸出來的二塊布,簡單的在脖子後方打個結。

因此香並沒有穿內衣,雖然在此處隨處可見這樣的裝扮,但獠已經垂涎了一整天。

獠的舌深入香的嘴裏,不斷的打轉吸吮,一隻手把香脖子上的帶子解開,露出渾圓的雙乳。

他的手捧住雙乳,輕輕的撫摸,手指逗弄尖端,使的乳尖緊繃豎立。

「啊~~」香的呻吟從獠的嘴裏溢出,使得獠更加興奮。

獠緊緊的抱住香,感受到香的乳房在自己身上摩擦的快感。

他再次加深這個吻,將香的唇整個覆蓋,舌頭與她的舌交纏,唾液在二人的口中交換流動。

就在香快要喘不過氣時,獠才放開她。

香大口大口的呼吸著。

獠著迷的看著香緋紅的臉龐,被吻的紅腫的唇,祼露出來已經敏感的雙峰。

性感的模樣刺激著獠的感官,加上在毫無遮閉的場合,獠的慾望一觸即發。

「香!我要跟你在這裏做愛!」獠的聲音低啞壓抑。

「咦!萬一有人....」香還沒說完,獠的嘴就堵住她接下去的話。

獠的雙手伸進香的裙內,用力的揉捏她的臀部,往自己已經迫不及待的漲大擠壓。

香掙扎了一下,卻只有使的獠更加興奮的作用。

獠一邊吻一邊將香抱了起來,走向吊床,讓香的屁股坐在吊床邊,雙腿環在自己的腰上。

獠沿著下巴往下吻到脖子,香忍不住嬌喘。

「嗯...我好愛你的喘息~」獠輕輕咬著她的脖子。

獠繼續往下,含住乳頭像嬰兒般的吸吮著。

「啊~~獠~~」在空礦的沙灘上令香的感覺更為敏銳。

 香半躺在吊床上,獠將她的裙子拉高,撫摸跨間的濕潤。

「你好誘人啊!這麼濕了!!」獠回到香的耳邊廝磨低語。

獠一邊輕舔她的耳骨,一邊動手拉下底褲,將底褲放在自己外套口袋裏。

然後用手撩撥泛濫著愛夜的洞口,接著來到因強烈慾望而充血挺立的小豆,輕輕的碰了一下。

「啊~~~」香摀著自己的嘴,深怕被人聽見。

獠的手指在小豆上旋轉摩擦,香弓起身子回應,痛苦的忍住想要放聲呻吟的反應。

「沒人會來的,不要忍耐~」獠低笑說。

「獠!你這壞蛋!!」香咬著牙說。

獠猛然將手指刺進香的體內,規律的往前擠壓配合另一隻手指在外的動作。

「啊!獠!!」太多的刺激令香不停的扭動身軀。

「男人都是壞蛋,但是你是專屬於我這個壞蛋的!知道嗎?」獠又想起香坐在那男人腳踏車上的姿態,手指動作變得粗魯。

「嗯....」香微微的點頭。

「這樣才是我的乖女孩!」獠拉下拉鍊,解放自己的炙熱堅硬。

「我要你以後想起這個沙灘,只會想起這次的放肆!」獠對準濕潤的中心,用力往前一頂。

「啊~~」二人同時吶喊出來。

獠被香的火熱潮濕緊緊夾住。

「哦....香~你好緊!」獠讚嘆。

 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