獠目不轉睛的盯著香,跟之前蒼白的膚色相比,在海邊的生活讓她看起來比離開時健康許多,這樣的膚色更增添了幾分性感。

獠對昨晚只有片段的記憶,但隱約記得自己粗魯的舉動。

他憐惜的輕撫香的臉頰,心中滿是愧疚,後悔喝酒打亂了自己的計畫。

「我原本想要先得到你的原諒的,香~」獠輕聲的說。

獠將埋進香的頭髮,深深的吸氣。

香動了一下,獠拉開距離看著她。

香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獠心虛的臉。

「香.....你還好吧?」獠自責的問。

香眨了眨眼,還沒反應過來獠的意思。

「對不起!我昨晚喝的太醉,沒有控制好自己.....」

香這時才明白獠的意思,紅暈佈滿雙頰。

「你身體都好了嗎?」獠一直掛念著香出院後需要調養的身子。

「有沒有去醫院檢查?」他伸手撫摸香的肚子。

「生理期都正常了嗎?」

香驚訝的抬起頭瞪著獠,以為自己聽錯了,卻看到獠認真的臉。

 「我...應該都ok吧...」

「應該?你都沒有回去醫院檢查嗎?這樣不行!等一下我帶你去醫院檢查!!」獠著急的說。

「獠!我沒事!!」香制止他。

「我去弄點東西給你吃。」香昨晚明顯感受到獠的消瘦,總覺得於心不忍。

「你要作早餐嗎?」獠眼睛發亮。

「嗯....」香理所當然的點點頭。

「好!」雖然以前總是在鬥嘴時嫌棄香的廚藝,但過去這半年來,獠才發現自己有多想念香的手藝。

香微微笑,起身往房外走,獠也跟著站起來。

「這是你的房間嗎?」

「不是。」香走了出去。

「哦.....」。

 

香在廚房裏忙著,獠走進另一個房間,想看看香自己一個人生活的樣子。

房間簡單整潔,看起來單調了些。

他東摸摸西看看,最後在充當成化粧桌的簡便書桌前坐了下來。

發現有一個上鎖的抽屜,獠聽了一下香在廚房裏忙碌的聲音,三二下就把抽屜打開。

裏面靜靜地躺著繫著獠娃娃的鑰匙,這副鑰匙是香離開時,帶在身上唯一有關獠的東西。

獠拿起娃娃,楞楞地看著。

「還好有你陪著她......可是她把你鎖在這裏,是不想再看到我們倆個了嗎?」獠苦澀的自言自語。

 

"叮咚"外面傳來門鈴聲。

「來了!」香走出去應門。

 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