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藤源的堅持下,香住進單人病房,獠和藤源跟在病床旁邊。

「病患因為打了鎮定劑,所以暫會於昏睡的狀態,剛好也可以讓她好好的休息。」醫生說。

「香小姐的狀況如何?」藤源問。

「只要沒有再繼續出血,在醫院住二、三天就可以回家休養了。」

「現在比較重要的是,儘快讓她從流產的情緒中走出來,她在知道自己流產時相當激動,所以才會打鎮定劑。」醫生囑咐。

聽到醫生的話,獠的心痛的揪在一起,看著香毫無血色的臉,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清醒後的香。

「那就先這樣了,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再通知護士。」

「謝謝您!大夫!」藤源跟醫生握了一下手。

「非常感謝你!」獠也過去對醫生致意。

「嗯!你要先振作起來才能幫助你的太太重新站起來,以後還是可以再有小孩的!」醫生安慰道。

獠對著醫生苦笑,醫生回以了解的微笑,走出病房。

獠回到病床前,仔細的看著幾個星期不見的香,之前都還沒時間好好的看看她。

「冴羽先生,需不需要回去幫你拿一套衣服來替換?」藤源說。

「啊~我已經請朋友過來,他們會幫忙的。」獠的目光捨不得離開香。

藤源對於發生這些事,也充滿愧疚。

「那我先去處理春太跟家裏的事,有什麼需要一定要讓我知道,香小姐會遭遇這些事,我要負很大的責任。」

「不關你的事,都是我自找的,你先去忙吧。」獠說。

藤源知道獠想要跟香獨處,便識相的走出病房,找了護士交代一些事情後,才離開醫院。

獠坐在病床旁,握住香的手,憐愛的看著她。由於精神不再緊繃,也迷迷糊糊的睡著。

 

“扣!扣!扣!”獠被敲門聲吵醒。

「進來!」

美樹和海怪推開門走了進來。

獠看見他們,便站了起來。

美樹看見獠身上的血跡,不禁皺起眉頭。

「香小姐還好嗎?」美樹問。

「嗯,因為鎮定劑的關係,所以還在昏睡。」

「流產的事......她知道了嗎?」

「嗯.....」獠點點頭。

「冴羽先生你先回去換洗一下,香小姐我來照顧就好。」

「隼!你先載冴羽先生回去吧。」

「我想留下來....」獠還沒說完,就被美樹打斷。

「你滿身都是血,香小姐醒來看見了,不是又令她傷心。」

獠沈默。

「獠!走吧!」海怪說,「早點走就可以早點回來。」

獠無奈的跟著海怪往外走。

「香就拜託你了!」獠感激的說。

「你先把自己振作起來吧,你這個德性怎麼照顧她!」美樹有點生氣的說。

「我知道!」

 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