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版位
本網站為限制級,內容涉及情色成人文學,已依照台灣網站內容分級規定加入分級標籤,未滿18歲請勿觀看。

獠開往郊區山中的渡假小屋,那是藤源家的避暑渡假地。

春太要求藤源當面簽字,並承諾事成後就會釋放香。

從新宿過去大約要2-3小時的車程,一路上二人都沒有再交談。

獠因為聽到藤源形容香這二個多星期的模樣,而心痛不已,懷疑自己到底做的對不對,於是又回想起那二天的矛盾與掙扎。

 

對於藤源的要求,獠無法視而不見,但家裡到處都是香的影子,獠不想放手,沒有香的生活也令他不知所措。

獠走進香的房間,拿起槙村和香的合照。

「槙村,我到底該怎麼做?」獠無助的問。

當天半夜,獠被自己的夢驚醒。

夢中步香的牌位變成香的,遺照中的香仍對自己露出信任的笑容,但照片上卻佈滿鮮紅色血跡。

獠伸手想要擦去那些鮮紅,卻發現手上抱著香冰冷的遺體。

「不!不!不!」獠痛苦的嘶吼。

獠坐起身,全身都是冷汗。

「槙村!這是你給我的暗示嗎?」獠喃喃自語。

 

回想起那個夢,仍令獠感到恐懼。

這時車子已停在小木屋前的空地,獠和藤源下了車,看著門窗緊閉的屋子。

「你弟弟只有一個同夥嗎?」獠再次確認。

「應該是沒有錯,雖然他沒什麼主見但很不信任外人,我想他這個朋友應該是他的伴侶。」藤源還是決定坦白。

「伴侶?」獠問。

「春太從小就喜歡同性。」

「哦!」獠了解的點點頭。

「不過請你不要傷害春太,我想他一定是被他的朋友煽動,才會做出這種事。」藤源哀傷的說。

「在奶奶去世前,他一直很孝順的陪伴著她,至少他還知道不能讓奶奶傷心。」

「我知道了!」

獠看著小屋,想到香就在裡面,不自覺得緊張了起來。

太久不見的想念,還有她離去時那種心碎的表情,獠發現自己已經很久沒有這種又期待又害怕的心情了。

小屋裏有了動靜,大門被人打開,卻沒有人走出來。

「看來要我們自己走進去。」獠說。

「不妥嗎?」

「你跟緊!」獠囑付。

獠輕鬆的往裏面走,比起即將面對香,面對這幫混蛋反而令自己冷靜自在。

屋子裏一片漆黑,一下子進到黑暗中,二人的眼睛不能適應,什麼都看不見。

「站住!」一個尖細的男聲大喊。

獠和藤源停了下來。

「成太!!那個男人是誰?」男聲透露出緊張。

「他是香小姐的夥伴,必需要讓他確認她的安全。」藤源回答。

「哦~~是那個負心漢啊!」

獠瞇起眼睛,心像又被刺了一刀似的。

「還是是你硬把香小姐搶過來的?你總是這樣,憑著自己財力就想要得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!」春太不屑的說。

燈突然被打開來,一下子的刺眼燈光,又使得二人瞇起眼睛。

春太站在二樓拿著槍對著他們。

「香小姐在我手上,諒你們也不敢動什麼手腳,快把契約簽一簽吧!」春太往一樓走下去。

 

莎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abc0203
  • 時間上有些不明白,記得第一篇獠用酒精麻醉自己時是寫兩個月前,但現在這句"獠因為聽到藤源形容香這二個多星期的模樣"。
  • 嗯!是耶,因為後來故事跟一開始的構想,不太一樣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    改成一個月前好了............(一開始接受委託加上香不在的時間)
    哇哈哈!(很混的作者!)
    感謝!!!

    莎拉 於 2013/04/24 22:55 回覆